醫生為獲回扣 過量用藥過度檢查嚴重
2018-07-31T13:47:25

過度醫療久治難除 萬元支架醫生獲回扣2000塊

目前,在現行的醫療體制下,部分醫療不良現象損害了整個醫療行業的形象。以藥養醫導致了藥價依然是“比價死”,患者承擔著比出廠價高達幾十倍或上百倍的零售藥價,并且醫生收受紅包、賺取藥品回扣,醫院與醫藥代表之間曝光的經濟丑聞一直不斷,讓醫生的形象和地位一落千丈。最后,部分醫生由于工作壓力大、自身素質不高,在與患者的溝通遇到挫折時態度強硬,這常常成為醫患沖突的直接導火索。

醫療手藝是一個對于患者的黑箱,只有醫生能夠掌握其內部的狀況,他說什么、患者就只好做什么。這樣的話,醫生就等于拿住了患者的命門,然后他所開的處方也就具有了商業價值,藥廠或者醫療器械廠商只要給醫生足夠的回扣,自然也就使得自己的產品暢銷,而且患者無法拒絕。這部分的費用最終會轉嫁到患者的頭上。

據新華社電 衛生部門要求降“用藥收入比重”,一些公立醫院就提高“設備檢查收入比重”。一個心血管病人被放7個支架,血管成了“鋼鐵長城”——“過度醫療”久治難除,而且還不斷花樣翻新。

記者調查

每個支架醫生能拿10%至15%的回扣

濟南某公司一位副總經理曾因為心梗住院,接受了支架治療手術,先后被放進7個支架,前后花了十幾萬元。

“支架放3個以上就失去臨床意義,放7個純粹變成賣支架。”山東省胸科醫院醫學工程部主任毛樹偉說,就心臟病治療而言,搭橋手術是最好的方案,但現在醫生普遍不愿做搭橋手術,而傾向于放支架。

據了解,國產支架出廠價一般為3000元,賣到醫院價格漲到1.2萬元,進口支架到岸價6000元,用在病人身上就上漲到近2萬元。

一些醫生不愿“搭橋”偏愛“支架”,不僅因為支架利潤多,還因為醫生能拿回扣。齊魯醫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醫生坦言,“每個支架醫生能拿到10%至15%的回扣”。

這意味著,每給病人放一個進口支架,醫生至少能拿到2000元,“這是支架用量越來越大的根本原因”。

本是兩天的量抗生素硬是用了一周

與支架、瓣膜、鋼板等植入性醫療器械類似,抗生素是目前最常被濫用的藥品。

山東省千佛山醫院消化內科副主任陳自平說:“往往不需要打吊瓶的打了吊瓶,不該用的消炎藥用了,只需用兩天的抗生素,硬給用一周。”

“過量使用抗生素,不但導致細菌耐藥,出現‘超級細菌’,還容易引發患者急性腎衰或肝衰竭。”山東省千佛山醫院腎內科主任許冬梅說。

許冬梅大夫在臨床上發現大量藥物性腎損傷病例。山東臨沂市河東區一位體重34公斤的未成年患者,只因為感冒,在基層診所被用24萬單位的“慶大霉素”連續打了3天,引起急性腎小管壞死,結果住院治療一個多月。“這是體重60公斤成年人的用藥量,再說感冒不需要這么治”。

據浙江大學醫學院肖永紅等人調查,我國抗生素原料人均年消費量比一些發達國家高幾倍。世衛組織推薦的抗菌藥物院內使用率為30%,因為國情等原因,我國衛生部門設置的底線則是60%。

原因分析

降了“用藥比重”“過度檢查”更重

為降低醫院對藥品收入的過度依賴,各地衛生主管部門結合新醫改,推出了一些控制性措施。

但記者采訪發現,一些醫院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授意醫生多開大型設備檢查,如核磁共振、CT等等。“大型設備檢查費用上去了,藥品收入占比也就下降了。該降的沒降,不該升的反而升了,等于按下葫蘆起來瓢。”

陳自平大夫說,“過度檢查”的一個原因是醫生經驗不豐富,難以判斷病情,怕漏診誤診,所以用設備“大撒網”檢查。

“另一個原因是醫患關系緊張,醫生‘免責’意識較強,助推了過度檢查。”陳自平大夫說,醫療事故糾紛采取“舉證責任倒置”的辦法,作為被告者的醫生需要自證清白,這使一些醫生濫用儀器設備檢查。

“過度檢查”的最大推手仍是謀利。近幾年,不少醫院在發展大旗下,爭相購買大型醫療設備,陷入“技術至上”的惡性競賽。

“現在國家規定基本藥物‘零差率’了,從藥品上賺不來錢,只能多上設備,多開檢查。”山東日照一位鄉鎮衛生院院長坦言。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31T11:23:15
新彊福利彩票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