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中制藥出事 業界稱是遲早的事
2018-07-23T12:50:50

蜀中不歸路“唯低價必出藥品事故”一語成讖

四川蜀中制藥中藥生產線違反G M P規范,被停產整頓一事正在促使國內醫藥行業全面反思現有的基本藥物定價及招標機制。

即便5月23日四川省藥監局正式通過媒體通氣會,闡明蜀中制藥被停產整頓并非因為此前媒體披露的用“蘋果皮”造板藍根,但定于5月24日舉行的“完善基本藥物招標采購制度座談會”還是如期在京舉行。

這一由中國醫藥工業科研開發促進會、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中國醫藥質量管理協會、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協會、中國中藥協會、中國非處方藥物協會牽頭籌辦的座談會,焦點只有一個,即“蜀中制藥事件”。而目的,則是希望通過反思“蜀中制藥事件”的成因,呼吁政府重視基本藥物招標制度“唯低價是取”的危害,同時希望業內企業堅守道德底線。

蜀中出事業界稱“遲早的事”

座談會當日,與會的多位制藥企業高層向記者表示:“收到蜀中高層發來的短信,稱由于個別競爭對手利用個別媒體對蜀中制藥詆毀和不實報道,給蜀中造成了一些不利影響。”在此之前,四川省藥監局已于5月23日召開媒體通氣會,稱導致蜀中制藥被收回G M P證書并停產整頓的問題是其“中藥生產線存在潔凈區車間有地面損壞和墻面裂縫等五大G M P違規行為。蜀中的產品至今尚未發現質量問題”。

不過,業內卻對此有不同看法。由中國醫藥工業科研開發促進會出示的材料顯示,2005年以來,僅國家和各省藥監部門公告的藥品質量不合格情況,蜀中就有20次上榜。該協會會長更是直言:“在美國,一個企業的G M P證書都被吊銷(實為收回)了,FD A會說這個企業的質量沒有問題么?”

以低價中標在業界聞名的蜀中制藥,在業界的“人緣”不佳。石藥集團董事長蔡東晨痛陳蜀中制藥中標價與成本倒掛,認為“蜀中制藥10g×20規格的板藍根顆粒以2.35元中標,即便用泥土作原料,也不可能做出這個中標價來”。

對于蜀中被查,同為四川藥企的科倫集團副總裁衛俊才在深表遺憾之余,亦坦言:“蜀中出事是遲早的事。”

最低價中標催生“合格的假藥”

由于擔心蜀中制藥事件將再次給整個中藥行業帶來巨大的誠信危機,廣藥、康恩貝、神威等主業涉及中成藥的企業紛紛站出來,旗幟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及訴求。

神威藥業董事長李振江認為,監管部門應對造假企業“狠打”。廣州中一藥業董事長吳長海在贊同業內企業應加強自律的同時,認為政府應該正視基本藥物“成本和質量在打架”的問題。他表示,在目前的定價及招標制度下,成本和質量兩者之間,企業必須做出取舍。而“一旦企業選擇拋棄質量,受損失的不僅是患者,還有可能會影響到整個醫改事業的成敗”。因此,有必要建立質量成本價格體系,將循證醫學和藥物經濟學引入基本藥物招標和定價機制。

據與會企業介紹,對于上述質價隱憂,國內醫藥協會曾組織企業向國務院醫改辦提交意見,希望修改“最低價中標”這一處,把“最”字去掉。醫改辦領導批給發改委研究,最終發改委認為是利益集團的聲音,沒有采納這一意見。

“不幸的是,我們當初的觀點和預判,今天全都被言中了。”宋瑞霖如是評價蜀中制藥事件。

由于“最”字最終被保留,目前各地基本藥物招標中,“唯低價是取”現象普遍存在。而正是這一導向,促使蜀中制藥走上了低價中標的“不歸路”,并最終被收回了中藥生產線的G M P證書。

浙江省醫藥行業協會會長趙博文稱,在“唯低價是取”的大趨勢下,目前正在全國推廣的安徽基本藥物招標的“雙信封”模式,實際執行情況是,在一些地方已經嚴重走偏而成了“單信封”制。

所謂的“雙信封”就是經濟技術標書和商務標書兩大標書。藥企只有通過經濟技術標書之后,才能進入商務標書中拼價格。但由于“70%的企業都能通過經濟技術標”,所以最終還是報價最低者中標。

浙江省醫藥行業協會對全國基本藥物招標的調研結果顯示,目前全國基本藥物中,1元以下的占30.3%,1-5元的占33.3%,5-10元的占10.7%,藥品價格已經可以說壓到很低。趙博文為此擔心:“在降幅排名成為基本藥物招標的功績的情況下,地方政府的攀比心理已經開始引發連鎖反應。”

浙江省曾組織專家,對安徽中標的復方丹參片和牛黃解毒片兩個品種各規格進行過測算,最終認定其中標價尚不及成本價的三分之一,導致品牌企業幾乎全軍覆沒,不能進入安徽基藥市場。“招標把好的藥都淘汰了出去,卻為假藥劣藥打開了一扇輸入的門。”趙博文如是說。

據業內專家介紹,目前部分企業生產的藥品其實存在兩個標準,一個是G M P標準,另一個則是國家藥典標準。由于后者實際上為國家對藥品質量的最低標準,且我國藥典標準對中成藥的檢測方法不盡完善,加之藥監局不可能每天都去檢查企業是否如實按照G M P標準展開生產,這就給部分投機企業留下了低價生產合格假藥劣藥的機會。而這也正是那么多明顯低于成本,甚至低于原材料成本的藥品堂而皇之進入基本藥物招標的目錄并中標的奧秘所在。

“真不二價、價二不真。合理的產品有一個合理的成本,一個合理的價格。中標價明顯低于成本的,肯定摻了假,因為唯有如此才能更加便宜。這種產品一看就是假藥,或者說是‘合格的’假藥。但我們始終認為,有些企業或許能夠逃過法眼,但最終一定會遭天譴。”康恩貝董事長胡季強就此直言。

基藥是“治病”還是“制病”?

據南都記者了解,業界對基本藥物低價中標的反思其實早在去年就已經開始。2010年10月,由于招標采購過程中以低價勝出的情況嚴重,中國醫藥工業科研開發促進會曾聯合國藥集團、東北制藥、華北制藥、石藥集團、上海醫藥、復星醫藥、揚子江藥業等20多家基本藥物國內大型生產企業形成了一份《關于基本藥物價格問題的報告》,轉呈分管醫改工作的國務院高層領導,建議“慎重研究基本藥物價格調整方案”和招標問題。

但最終這一報告并未得到重視,建議也并未獲得采納。

宋瑞霖認為,隨著蜀中制藥事件的出現,現如今已經到了不得不“驚醒”的時候。“基本藥物藥價虛低,買來的藥不治病,這不僅浪費社會的公共資源,更為嚴重的是將損害公民的健康。基本藥物如果不能‘治病’,那么就是‘制病’,這是我們要思考的更深的一個層次。”宋瑞霖如是說。

據北京秦脈醫藥咨詢有限責任公司總裁王波介紹:“在安徽、山東等省份中標的企業中,至少40%的中標企業在近兩年內上過省級以上的質量公告。”

復星醫藥李顯林也認為,從目前來看,基本藥物“雙信封”制度在執行過程中已經走到了畸形的路上,且已經在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副作用。

時下,對于“唯低價”政策能否真正解決看病貴的問題,協會和企業也有不同看法,據蔡東晨介紹:“2010年,全國基本藥物銷售額大約為430億,占全國藥品消費量的8.7%。而今年一季度,基藥銷售額又同比下滑了27.3%,照此計算今年全年約為350億元。基本藥物市場在萎縮,在把病人趕往高價的非基本藥物。”

而來自浙江省的調查統計數據同樣支持這一觀點:“安徽基層醫療機構1454家,2010年采購金額14億,比2009年降低了4.45億元,降幅30%,在幾個衛生院,使用率只有20%,低價并不能解決問題。”

宋瑞霖昨日告訴南都記者,目前,國內六大行業協會正會同業內企業在加緊修訂《關于醫藥產業發展的倡議書》和《關于完善基本藥物招標“雙信封”制的建議》兩份文件,屆時有望通過國務院參事室這一途徑直接向政府直接表達業界的聲音。

南都記者拿到的上述兩文件征求意見稿顯示,業界訴求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經濟技術標書應真正發揮控制基本藥物質量門檻的作用,成為基本藥物質量控制體系中的重要環節,且應將參與投標企業的經濟技術標得分帶入商務標評審中;二是認為“商務標書評審由價格最低者中標”的表述應慎重,應當有配套規定加以限制與規范,否則會成為基本藥物招標“唯低價是取”的依據;三是建議在篩選出同質企業后,在建立完善的藥品市場價格監測體系的基礎上,采用中位價方法確定基本藥物的合理中標底價。

相關新聞

招標制度或改革醫藥板塊有望因此受益

隨著蜀中制藥事件的持續發酵,基本藥物招標“唯低價是取”的弊端一覽無余。多家券商日前紛紛表示,蜀中事件或促使基藥告別“唯低價”,醫藥板塊有望因此受益。

與醫院市場4300億用藥金額的年消耗比,基本藥物占比不大,因此定點生產、定點配送的呼聲再起。

中郵證券研發部邵明慧認為,唯價格是從的現象不會長久。國家以相對有限的投入建立基本藥物制度,價格必然會成為主要的考慮因素。但是這種唯低價是從的制度安排將引發行業內的惡性競爭,降低成本成為企業追求的第一目標,這明顯有悖于科學發展觀和以人為本的要求。“我們認為這一現象將在基本藥物制度的完善中逐漸改變”。

東興證券也認為,該造假事件將激發大家對于現有招標模式和監管模式的反思。摒棄“唯低價論”刻不容緩。此外,該事件的發生將使政策制定者對現行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作出評估,各地醫保藥品的低價招標或告一段落。從這個角度來看,對于醫藥板塊構成利好。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23T11:38:45
新彊福利彩票时时彩开奖结果